La La Land 2

【本文发表于《南方人物周刊》2017年01月23日,图片来自网络】

去影院看《爱乐之城》的时候千万别迟到,因为第一幕载歌载舞的长镜头不但从欣赏角度上来说不容错过,也是全片风格上的一个题眼。达米安·沙泽勒(Damien Chazelle)明确表示钦佩经典歌舞片中连贯的镜头,而不是靠剪辑拼凑出来的节奏。他认为随着技术的发展,音乐歌舞片应该是在调度、镜头的细节上不断进步,编舞上呈现一些之前不能做到的情境,而非完全依赖障眼法和特技。片头那一气呵成的长镜头就是他对这一美学理念的实践。这段精准而欢快的歌舞从结构上来说是全片的一个引子,结束后出片头字幕的几秒钟,威尼斯电影节首映时全场掌声雷动。

这部征服了全球影评人和金球奖评委的电影讲述一个看似普通的关于爱情和梦想的故事:有演员梦的女主人公和有音乐梦的男主人公相识、相知、相爱,生活在一起后又面临世俗的压力,最终为了梦想而分开。然而沙泽勒在细节的选择上竭力避免俗套,为看似“六十年代”的老派爱情故事赋予了现代价值观。从女性角色的独立人格到对相遇及重逢场景处理的克制,《爱乐之城》的剧情是绝对现代的,男女主人公的困境和选择也是现代的。影片“回归传统”的方面体现在对音乐歌舞运用的克制,所有唱段和音乐都与剧情密不可分,情到深处引吭高歌甚至载歌载舞,不是为歌舞而歌舞。

醉心于音乐歌舞片的沙泽勒第一部长片就属于这一类型,可惜结果并不理想。直到2014年第二部作品《爆裂鼓手》才重新证明了自己,这部从圣丹斯红到奥斯卡的影片革新了对艺术家(音乐人)成长的叙事,为年轻的鼓手塑造了一个浓烈的、运动员式的形象。所以看似风格不同,但《爱乐之城》是沙泽勒前作中音乐母题和创新追求的延续,每部作品中不断复现的音乐梦也影射导演本人的生活。

无论是克制的音乐片风格还是爱情与梦想的主题,导演都在不断向歌舞片至尊、法国“新浪潮”导演雅克·德米致敬,影片力求接近他音乐、歌舞、画面、叙事完美结合的最高境界,当然还有在艺术创作中对社会进程的观察。虽然看上去歌舞升平,德米与其“新浪潮”同辈一样十分关注社会议题和变化,主要体现在小人物的生活中。沙泽勒十分自觉地继承了这种“入世”的精神,比如塞巴斯蒂安(瑞恩·高斯林饰)在爵士乐艺术与市场之间挣扎,金钱与人气决定艺术命运的消费主义艺术困境是我们时代的一个大问题。

当然,《爱乐之城》的骨子里还是浪漫而理想主义的,小巧温馨的故事和美轮美奂的音画模糊了梦想与现实的边界。我们的生活在一个压力巨大的时代,世界让人时而沮丧时而狂喜,所以我们有鸡汤有犬儒,有逃避现实的文艺作品,也有对社会的狂怒指控。沙泽勒给我们的是另一种可能,一个不落俗套的爱情故事,一曲不灌鸡汤的梦想颂歌。它在中国大陆定档情人节,是营销手段,但也给你我一个机会,看一部既不曲高和寡也不庸俗无趣的爱情故事。

相关推荐

《爆裂鼓手》Whiplash,2014) 达米安·沙泽勒作品 推荐理由:沙泽勒的成名作,理解其艺术创作和个人世界的必看作品。天赋极佳的鼓手怎样在魔鬼教师手下沉沉浮浮,最后在成人世界的尔虞我诈中找到自己的音乐和人生位置。导演对音乐的掌控和对场面调度的得心应手已经初现端倪。

《瑟堡的雨伞》Les Parapluies de Cherbourg,1964) 雅克·德米作品 推荐理由:音乐歌舞片的永恒经典,在阿尔及利亚战争的背景下展开的一场没有结果的美丽爱情故事,社会生产方式的变化和阶级问题也被融入了华丽的光影和音乐。其实推荐《瑟堡的雨伞》不需要任何理由,没有看过才是一个需要被纠正的错误——看这部片子是对电影艺术的一种朝圣。